名师广场

登录 注册
工作室首页 > 文章列表 > 文章详情

静待花开

发布者:邹玉婷发布时间:2022-05-20 10:03:50阅读(1860评论(0

第一次见到小张,觉得眼前的小男孩长得胖乎乎的,并没有什么与其他孩子不同之处。谁能想到,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,这个“小胖子”给我这个新来的班主任惹了多少麻烦事,有时处理好这些麻烦事真的挺累,所以想过放弃这个孩子,可十多年的从教经历提醒着我,只要我有一颗真心,向孩子敞开胸怀,无论感觉到的是快乐还是忧伤,是充实还是迷茫,这可能都是我生命中挥之不去的幸福。

邹老师邹老师小张把魏同学的肚子抓破了。”刚走进教室,就有班干部向我汇报。我瞪了一眼坐在最后一排的小张,赶紧先去看看魏同学的伤势如何,掀开魏同学的衣服,四五道鲜红的抓痕呈现我眼前,看了真让人心疼!小张和魏同学出来,其他同学自习!”我对着小张吼道。

小张先说说看,怎么回事?小张一脸的不在乎,头昂着说:“我坐在魏同学座位上,他把我拉开,说我烦!”魏同学委屈的说是小张先骂人的,我又看向小张,他还是不屑的说:“谁让他说我烦的,哼。”我很看不惯小张的态度,严厉的说:小张,你先骂人,别人表示不耐烦,你还打人。这件事就是你不对,赶紧向魏同学道歉。小张不说话,我也没有再理会他,进班上课了。

十分钟之后,我出来问小张是否要道歉,他说可以单独和魏同学道歉,但不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道歉,我没有同意,继续进班上课。

又过了大约十分钟,我再问小张怎么办,他说:“老师,我不应该打魏同学,你把他喊出来,我大声向他道歉,我保证让班上的同学都听到,行吗?”真是个好面子的孩子,情愿大声喊出来就是不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道歉,我说我要征询大家的意见,孩子们也都比较配合,笑着大声说道:“行!”小张也露出了笑意。

晚上和小张妈妈说了这件事情,她支吾着说小张有病,得的是触觉感统失调症,看过很多医生,吃了很多药,吃药期间他很乖,不打架,不惹事,他这么胖就是因为吃的药里有激素,所以家人停了药。我没有好多说什么,都是当母亲的人,碰着一个有病的儿子,真让人无奈,我让小张妈妈和孩子多说说道理。

第一次接触到“感统失调症”的孩子,了解到感统失调症全称感觉统合失调,统合人体各感官的就是大脑,所以感统失调也就是大脑功能的失调。该病多发生在 3-13岁儿童中,患儿由于大脑功能障碍所以常出现一些特异的行为表现,主要分为视觉统合失调、听觉统合失调、前庭平衡功能失调和触觉感统失调四类,而综合小张的症状,他应该属于触觉感统失调,这类孩子往往对别人的触摸十分敏感,有时正常接触也会被孩子认为是“打”了他,在学习与生活表现中表现为紧张、不安、易受惊、脾气大、爱咬手指等。这类孩子通常反应较快,IQ也较高,但由于情绪无法控制,EQ很低。

看完以后,与小张的症状对比,还真是如出一辙,很庆幸在小张不肯认错时我并没有和他硬碰硬,而是选择了让他冷静,在冷静了二十分钟后,他最终还是道歉了,让我很欣慰,最起码我觉得这个孩子本质并不坏。

小张第二次打架是在一个清晨,我刚刚从食堂吃完早饭出来,还没走到教学楼的楼梯口,就听到身在四楼的班长大喊:邹老师小张在班上拿剪刀要剪刘同学的书包”。我一听小张正拿着剪刀,赶紧两步并作一步飞奔至四楼,只见刘同学抱着自己的书包,对我说:邹老师,看小张把我胸口抓破了。小张右手拿着剪刀,左手试图从刘同学手中抢书包,这时的两人仍在推搡。

我一把拉开刘同学,接过他手中的书包,对小张说:小张,先放下剪刀,有什么事情和我说。”“不行!不行!谁让他打我头,我就要剪他的书包。”小张咆哮着,眼珠向上翻,嘴里呼着重重的粗气,样子很吓人教室里的其他孩子惊叫着,到处乱跑,我一边指挥其他孩子有序退到走廊上,一边抱着小张,试图抢夺他手里的剪刀,可小张力气实在太大了,我从教室前面一直和他推拉到教室后面,硬是没有把他手中的剪刀抢过来。

此时,班上一位好打抱不平的大个子女生看我这么费力,对着小张喊道:小张!你在班上发什么神经,我们怎么上课!小张一听,立即松开我的手,拿着剪刀冲向那位女生吼道:“你说谁神经,我要剪你。”就在剪刀快要碰到那位女生衣服时,我从后面抱住小张,并大喊班上几位高个子男生赶紧帮忙,两位位男生抱住小张的腿,另一位抱住他的身体,我立刻从他手中把剪刀抠了出来,让旁边的孩子把它藏好。

两节课后,小张妈妈匆匆赶到学校,先是对我不断的鞠躬,然后就是声声的说着“对不起!”因为担心小张在班上再生事端,她请我带刘同学到医院处理伤口,然后她到小张座位上收拾好小张的书包,对着小张大喊一声:“跟我回家!”

   班级又恢复了平静,承认错误后的小张就像没事人一样,居然第二天就和刘同学玩耍起来,真是让人啼笑皆非。事后和小张谈心,问他为什么用剪刀伤人,他说他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了,还保证他下次要是再用凶器伤人,就让我把他拽到走廊上来,还特别提醒我从后面拽,怕从前面会刺伤到我。呦!关键时候还能想到我的人身安全,真不知道应该欣慰还是气愤。

事后上网查阅了相关资料,对于小张说的“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了”是否有科学依据呢?心理学研究者表明,“触觉感统失调症”的孩子很抵触别人接触他们的身体,一旦有被欺负的现象,就容易变得暴躁,骂人、打人、损害物品等都是他们发泄情绪的方式。而且他们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,基本处于失去理智的状态。这样看来,小张真的不记得他在班级中的“发疯”行为了,虽然情有可原,但我也和小张及全班孩子说了,这样的事情是决不允许再发生。

   “剪刀”之后,或许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,小张在班上安稳了许多,虽然大的动静没有,但小打小闹还是时有发生:

    为了和班上的一位女生抢夺一本书,他把那位女生推倒在地上,女生伤心的哭了,我眼看着小张想上前去拉他,但又有点不好意思,最终只是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看着女生哭。其实,此时的小张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,但他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。我向他招招手,他想抓到救命稻草似的向我跑来,我让他先蹲下来和还坐在地上哭的女生道歉,然后主动递上争抢的那本书,再请女生的两位“好姐妹”把她扶起来,小张边跑边笑说“知道了!”。事情解决后,我问小张我交给他的“妙招”好不好?他脱口而出:“好!”“好在什么地方?”“只要诚心道歉,别人就会原谅你。”这句话从小张的口中说出,真的让我惊喜,突然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!

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,每次我都留意观察小张,发现二三个月以来,小张身上还真有些变化,他把带来的蛋糕主动分享给同学和老师;春游时他帮助老师整队,提醒大家有序进场;以前从来不打扫班级卫生,现在主动加入了班级值日;班级眼操扣分,他主动承担检查的任务等等。

这样的变化都说明小张在进步,他在学会怎么正确的与人相处,我不能说这些都是我的功劳,小张妈妈肯定也付出了很多很多,一次聊天中小张妈妈也说:“真是为这个孩子操碎了心,但他再讨厌都是自己的儿子,还是舍不得放弃!现在小张只要犯了错,我就对她说邹老师对你好不好?”这句话一出,孩子就能安静许多,很高兴我对小张的好他能体会到,听到这样的话语,觉得幸福感油然而生,这样的幸福充斥在每一次我与小张的相处之中,或生气,或气愤,或高兴,或伤心,每每回想起来都别有一番滋味,仔细想想,所有的这些不正成就了我的幸福教育生活吗?

时光不语,静待花开!我和小张的故事还在继续,愿我的耐心、爱心,能让小张变得越来越好!可能这是一场漫长的等待,但我会用心守候,争取收获更多的幸福!

 

 

 


写评论

还能输入140个字

评论加载中...
二维码

名师工作室移动端

  • 扫一扫,直接在手机上打开
  • 随时随地使用工作室
分享
回到顶部
关闭

扫码登录更安全

用户登录

手机扫码,安全登录

二维码已失效 请点击刷新
请打开人人通空间APP扫一扫登录

手机扫码,安全登录

扫描成功!

请在手机上确认登录

取消二维码登录